租夢網

租夢網論壇已經關閉 請改用臉書社團 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222998524734799


唐家三少-絕世唐門VS傲世九重天風凌天下

分享
avatar
kallot
熱心會員四級
熱心會員四級

文章總數 : 1093
年齡 : 39
注冊日期 : 2009-04-09

唐家三少-絕世唐門VS傲世九重天風凌天下

發表 由 kallot 于 周一 12月 16 2013, 12:49

第三十九集 第二百七十章 明都參賽!(下)

   貝貝和韓戰虎短暫的攀談驗證了霍雨浩的猜測,這個天甲宗果然是來自於鬥靈帝國。從鬥靈帝國到日月帝國的距離是最遠的,他們也可以說是長途跋涉了。在路上已經走了二十天,這才抵達接近明都的地方。簡單的打過招呼後,韓戰虎又謝過了唐門給的肉湯,帶著兩名青年回去了。那兩名靦腆的青年直到往回走的時候,才敢偷偷的看江楠楠一眼。

   王冬兒此時就蹲在霍雨浩身邊,低聲笑道:“他們真是好靦腆啊!看樣子,應該是很少離開宗門才對。還挺有意思的呢。”

   霍雨浩呵呵笑道,“這個天甲宗看起來還不錯,擁有這等紀律的宗門,實力應該也不會太差。那位帶隊的韓長老,我估計有魂聖級別的修為。其他年輕人,大概也都在四環以上,有幾個應該到五環了。宗門實力果然是相當不弱啊!”

   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參賽要求首先就是不能超過二十歲,在二十歲之前能夠達到魂王級別,就算是通過藥物都是極為罕見的。霍雨浩通過觀察就能肯定,這支天甲宗的隊伍,在整體實力上甚至可以和上一屆大賽的八強隊伍相比了。可見本屆大賽的競爭將會多麼激烈。

   天甲宗那邊安靜的吃飯、休息著。唐門眾人也享受著這難得的輕鬆時刻,此時日正當中,正是一天之中最炎熱的時候,按貝貝的意思,等過了正午這個時辰,大家再繼續上路。

   王冬兒索性扶著霍雨浩從輪椅上下來。在草地上鋪了個單子讓他躺下,這樣更舒服一點。

   她自己就坐在霍雨浩身邊,讓他的頭枕在自己修長圓潤的大腿上。

   鼻端是青草的芳香混合著冬兒的淡淡體香,腦後是柔軟、彈性的大腿。霍雨浩滿足的長出口氣,伸出右手摟住冬兒的腰肢,臉上滿是幸福之色。

   王冬兒自己身後就是大樹,靜靜的靠在那裡。同樣享受著這份寧謐的氣氛。雙手輕輕的為霍雨浩梳理著頭髮,偶爾在他頭上輕輕的按動著,為他放鬆精神。

   很快,霍雨浩就在這甜蜜舒適的環境中睡著了。

   唐門的其他人都無形中將霍雨浩、王冬兒這邊圍在中央。江楠楠和徐三石靠坐在一株大樹旁,徐三石想要摟著她,可江楠楠卻只是讓他牽著自己的手。和菜頭和蕭蕭那邊卻和霍雨浩、王冬兒這邊正好反過來,蕭蕭將頭靠在和菜頭粗壯有力的手臂上,閉目養神。和菜頭不時寵溺的看看她,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長髮。這粗壯黝黑的大漢眼神中。儘是幸福與溫柔。

   自從和蕭蕭確立了關係之後。和菜頭對她的寵溺就到了一定程度。兩人每天都在一起。和菜頭甚至連手都不敢輕易去碰觸蕭蕭的。但對她卻好到了極致,在他眼中,蕭蕭就像是個美麗的瓷娃娃。唯恐碰壞一點。還是蕭蕭主動的去靠近他,和菜頭才會臉紅著接受。但每當蕭蕭主動握住他的大手時。他的眼神就會特別的幸福。而蕭蕭最喜歡的,就是看著這個時候他那張憨厚的大臉。

   貝貝和季絶塵、荊紫煙以及娜娜坐在一起,低聲聊著一些什麼。從他們的目光經常飄向霍雨浩這邊就能看出,他們依舊對霍雨浩所展現出的強大精神力唸唸不忘。季絶塵眼底不時閃過一絲興奮,顯然是受到霍雨浩今天的啟發後,又有了些什麼想法。

   另一邊吃完飯的天甲宗眾人也沒有急於啟程,送回了刷乾淨的鍋,並且再次表示謝意後。他們也都是倚靠著大叔休息著。能看得出,趕路二十天,令這些天甲宗的人都十分疲憊。甚至沒有冥想,除了負責站崗的人以外,其他人就都進入了夢鄉。

   在這片不大的小樹林旁雖然有二十多人,以及十多匹神駿的角鱗馬,可此時卻顯得異常安靜。寧謐的就像是一幅美麗的畫卷。

   可惜,好景不長。正在每個人都享受著這份寧謐與安靜之時,突然,天空中傳來一陣嗚嗚聲。有些刺耳的呼嘯聲越來越近,依舊還處於清醒的人不禁向空中望去。

   同樣是十多個人,但卻是從天而降,寬闊的飛行魂導器先後收窄、落地。就落在了唐門營地的另一邊。

   這新來的一行人可就沒有天甲宗那麼紀律嚴明了,才一落地,就傳來一片嘈雜聲。

   “累死了、累死了。這地方不錯,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吧。”

   “咦,還有不少人啊!看,那是角鱗馬吧。看上去很不錯啊!可惜,只能在地上跑跑。速度和飛行魂導器相比,那可就差得遠了。”

   “哎,估計也是來參賽的鄉下人吧。能有角鱗馬騎乘就很不錯了。大家趕快休息、休息。你們誰帶乾糧了?我有點餓了。”

   “乾糧可沒有。再往前不遠就是明都了,到了城裡再吃吧。咱們距離這麼近,誰會帶乾糧過來啊!明都的美食可是相當不少的。”

   “不行,我餓的受不了了,先補充點再說。那些土包子從遠道而來,應該會帶著吃的,我去要點。”

   這些剛剛使用飛行魂導器落地的魂師所帶來的嘈雜聲,不禁讓唐門和天甲宗的人紛紛皺眉。這裡原本很好的環境與氣氛,都因為他們的到來被破壞的一乾二淨。

   這些人都是一身黃色勁裝,每個人背後都背著飛行魂導器,這會兒落地後才紛紛卸掉。為首帶隊的是兩名中年人。兩人在一起正在說著些什麼,而那些紛亂的聲音,則是從其他年輕人口中傳出來的。

   之前說餓了的,是一名身材有些肥胖的青年,小鼻子、小眼睛,大有幾分獐頭鼠目的感覺。

   因為他們落在唐門另一邊,自然是和唐門的人挨著,這獐頭鼠目的胖子,就朝著唐門這邊走了過來。

   “喂,哥幾個,有吃的沒有?給點唄。”胖子一副吊了郎當的樣子,雙手叉腰,眼神中還帶著幾分施捨般的味道。

   唐門這邊,沒人吭聲。

   霍雨浩依舊睡的很沉,王冬兒依舊為他梳理著頭髮,徐三石和江楠楠還是手拉著手坐在一起。和菜頭輕撫著蕭蕭的長髮。

   貝貝這邊,四人也依舊在討論著。那胖子的話,就像是直接在空氣消散了一般,沒有得到半分回應。

   “喂,我說你們都聾啦?”胖子不滿的大叫一聲,“快給老子拿點食物來,不然要你們好看。什麼玩意兒,裝什麼裝。”

   王冬兒眉頭微皺,緩緩扭過頭,道:“你小點聲。”

   胖子循著聲音看來,當他看到王冬兒的時候,整個人頓時張大了嘴,臉上的肥肉輕微的顫抖著,一雙黃豆粒大小的小眼睛流露著貪婪的光芒,張開的大嘴裡面,參差不齊的大黃牙散發出濃郁的惡臭,口水嘩啦啦的往下流。就連聲音都有些變調了。

  美、美女。好美的美女啊!”一邊說著,他就有些身體不受控制般的朝著王冬兒這邊走了過來。

   “美女,我叫風凌,玉樹臨風的風,會當凌絶頂的凌。重天門年輕一代最優秀的天才。你、你真是太、太、太漂亮了。”

   這位風凌胖子口中噴出的惡臭甚至都有毒氣的效果了。口水落在地上甚至都能令那些可憐的青草冒起白煙。

   看著這麼一位人物向自己走過來,王冬兒的俏臉頓時冷了下來。她的溫柔,只給霍雨浩。可她的本性卻不是多麼溫柔的啊!

   “滾!”王冬兒冰冷的聲音響起。

   風凌眼睛一瞪,“你說什麼?你敢叫我滾?你知不知道我是誰?我可是重天門的少門主。我爹就是當代重天門門主。”

   王冬兒緩緩抬起頭,同時也抬起了自己的右手。正在這時,一道高大的身影擋在了她面前。冷冽的氣息令王冬兒微微一愣。下一刻,她就重新低下頭,為霍雨浩繼續梳理頭髮去了。

   風凌胖子身材不高,突然覺得眼前一片陰影出現,然後那絶色少女就被擋住了。抬頭看時,看到的是一副冷冰冰的英俊面龐。

   “滾。”季絶塵的聲音不大,但卻如同來自九幽一般的森寒。

   胖子風凌機靈靈打了個寒顫,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,下意識的就後退了幾步。

   “你、你們是什麼人?”風凌雖然相貌醜陋又好色,但卻絶對不傻。他已經報出了自己重天門少門主的身份,可眼前這些人似乎卻毫不在意,立刻就引起了他心中警惕。而且,強者身上自然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特質,更何況是季絶塵這種特質極為明顯的存在了。他自知眼前這人不好對付,尤其是自己又勢單力孤。


   季絶塵沒有再說話,他本來就不是個愛說話的人。一抬手,就把背在背後的審判之劍摘了下來。

   他對劍的愛,就像霍雨浩對王冬兒的愛一樣,他的劍,從來都不會收在儲物魂導器之中,永遠都只會跟隨在自己身邊,劍痴之名可不是白叫的。

   一看季絶塵把劍取了出來,那風凌胖子掉頭就跑,“你、你們等著。”一邊跑還不忘罵上兩句。

VS


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三百八十四章 唐家三少!!

  “這一招實在是……高!高老莊的高!”妖寧寧居然有些佩服了,我咋沒想出這主意來呢?

   “這這這……這是誰啊,居然這麼的有才?”妖寧寧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如山一般的玫瑰,一時間不禁嘴歪眼斜,話都說不利索了。

   “那個那麼有才的人,你馬上就能夠看到了。這幾天裡,這種場面我可是天天見。”白衣美婦抿嘴一笑,顯然是司空見慣,見怪不怪了。

   只見那些架子工、鮮花工一如潮水般迅速退下,落花小築門前又重歸空蕩蕩、靜悄悄的氛圍,就只是多了一個高高的架子,以及架子上擺放的數萬朵怒放的玫瑰!

   輕風一吹,那種熏人欲醉的香味,滿天都是!

   下一刻,一個聲音響起,拖著長腔,長聲吟道: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一見美人是姓紫,魂牽夢縈不能忘,小生特意來探望;我的深情你知道,面對蒼天來禱告;若是你能打開門,我的愛比東海深……”

   那個聲音貌似抑揚頓挫、情意綿綿,顯然,這個人的感情很是投入,而且,在長吟的時候,應該是一邊長吟,一邊搖頭晃腦……

   聲情並茂!

   即便是以妖寧寧的二貨心境,聽罷這番詩詞也不禁瞬時感覺到渾身上下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,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說道:“太有才了,實在是太有才了……”

   白衣美婦努力的板住臉,希望自己可以保持莊重,但還是差點要笑出來,貌似比不刻意莊重還要失格。

   隨著長吟聲音的終了,在妖寧寧目瞪口呆的凝視之中,一個人搖搖晃晃地從小徑中踏著落花走了進來。真是風度翩翩,貌似小傻。

   只見來人一頭長髮,也沒束扎,就這麼披散著,前面額頭上,乃是標準的中分,一身五顏六色的袍子,外面罩了一個碩大的披風,這個披風披在他身上。居然下襬還拖在地上半丈,一路呼呼啦啦的走過來,真好像,真像……掃地一般。

   妖寧寧一見來人這形象直接就噴了,偏偏那貨還要做出一種風流倜儻的樣子。自以為很瀟灑,其實真的很小傻。

   這人一個大大的鷹鈎鼻子,兩個眼睛賊忒嘻嘻的亂轉,臉上卻是一本正經,麵皮還算白淨,可是臉色卻很有些青黃不接的意思,一看就是酒色過度。

   至於說這傢伙最大的亮點卻是身材很高大。

   妖寧寧本身有接近一米八的身高。但這貨居然比妖寧寧還要再高出一頭半,當真是相當的高挑。

   只是這人高則高矣,卻全身無四兩肉,很瘦很瘦。瘦的就像一根麻桿,他這麼呼呼啦啦的走過來,當真像足了一根竹竿,披著袍子搖搖晃晃的走過來。

   以妖寧寧目測。將此人全身都剮個乾淨,恐怕淨肉絶對不超過三斤半!

   這人一身打扮真心說不出的怪異。可看這人的表現,竟是自我感覺超級良好,自己感覺極有風度的樣子,穿衣戴帽,果然人格一號,一個人的衣著喜好,外人委實是欣賞不了的。

   明明已經看到妖寧寧和白衣美婦就站在一邊,這人居然目不斜視的走了過去,對這位妖族太子也是不屑一顧,徑直走到了那碩大的玫瑰花架之前,用一種溫柔到極點,甜得發膩的聲音說道:“紫姑娘,小生唐陽偉,又來求見紫姑娘了,不知道小生今天這首詩,可否入得紫姑娘的法眼?”

   妖寧寧在一邊呻吟了一聲:“媽媽……怪不得這貨吟的那麼聲情並茂,原來那是一首詩……我……真心的沒聽出來……詩在哪裡?”

   白衣美婦用力的咳嗽一聲,再度強行壓下笑意:“你繼續看吧,精采的還在後頭呢。”

   只聽那‘唐陽偉’說完之後,裡面仍舊靜悄悄的沒有聲音。

   這個才正常,之前某太子殿下何嘗不是千般妙計,萬般法寶,何曾打動過伊人分毫!

   這位‘唐陽偉’見內中全無動靜,眼珠一轉,又繼續說道:“紫姑娘,這是小生親手採摘而來的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代表小生的一片誠意,還請紫姑娘賞玩一二。”

   妖寧寧轉過頭,面容極盡扭曲之能事:親手採摘?你丫的騙鬼呢?你說這話你自己信嗎?

   不要說九萬朵,就看這貨的樣子,能親手採摘一朵,恐怕受傷也被刺扎爛了……

   裡面仍舊靜靜的毫無動靜。

   那唐陽偉踱了兩步,那件碩大的披風在地上就又掃了一圈,沉吟著說道:“若是紫姑娘肯出來一見,小生感激不盡,不如,小生再為紫姑娘您作詩一首,來表現一下我的至誠之意,如何?”

   說著,也不用裡面人回話,就搖頭晃腦了起來,貌似醞釀了一番情緒,這才張口,長聲吟哦:“姑娘姑娘我愛你,就像米蟲愛大米;對你的愛海洋深,就像真金一樣真;我的心裡全是你,見到你我就歡喜;姑娘姑娘快開門,我想和你談談心……”

   妖寧寧聽著這首‘詩’,如被雷擊,萬雷轟頂,五內如焚,肝膽欲裂,心中湧起一種想要殺人的莫名衝動。

   不是為了情敵的橫刀奪愛,而是實在是被這兩首‘詩’噁心得痛不欲生了。

   這世界上糟蹋詩歌的多了,但卻沒一個能糟踐得這麼徹底的……

   “這貨到底是誰啊?檔次怎麼這麼誇張呢?!”妖寧寧扭曲著臉,強行忍住嘔吐的衝動,轉頭問白衣美婦。

   “能有這種排場的,能有幾人,此子是落花城第一大家族,唐家的人。”白衣美婦顯然也是忍得辛苦萬分,總算比某太子多上幾次歷練,情況好些,卻兀自翻著白眼說道:“這是唐家家主的第三個兒子,名叫唐陽偉,人稱唐家三少!”

   “唐家三少?”妖寧寧不屑地翻了翻白眼:“白瞎這好名了,這貨跟個傻鳥似得,居然也想來追求紫姑娘……哎,真是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……對了,他是怎麼見到紫姑娘的?”

   白衣美婦有些忍俊不住,道:“世事莫測,這傢伙也算是個奇葩,那天紫姑娘上街採購了一些特殊藥材,正好遇見這位唐公子,這位唐公子見得紫姑娘,驚為天人,當場就神魂顛倒……於是從那時候就開始了,這情形已經上演多次……”

   妖寧寧有些吃醋的說道:“這貨的感情真脆弱……就這麼一見鍾情了?”

   “這位唐家三少據說自己家裡早已經是美女如雲,現在有大小老婆二十多個,侍妾三百餘,自己號稱‘好色如命不下流,風流倜儻唐三少。’”白衣美婦嘆了口氣:“自從那天見到紫姑娘之後,此人基本就是一天一趟的到這邊來,每一次來就是帶這麼多花……短短一個月之中,單只是為了買這些玫瑰花,估計也已經花了上萬紫霞幣了吧,幸虧是在這落花城,玫瑰花尋覓得著,只是我看再過幾天,縱然有再多的錢財,只怕也沒處尋覓玫瑰花去了……”

   “真是大戶啊。”妖寧寧鄙夷的說著,隨即憤怒的跺腳:“天殺的暴發戶!”

   “這還不算,據說這位唐家三少自從見過紫姑娘那一面之後,魂牽夢縈,回家之後,看自己的侍妾每一個都不入眼,居然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人道能力……”白衣美婦臉上微紅,卻也忍不住笑。

   “啥米?這麼誇張?這麼說起來,這傢伙對紫姑娘豈不是志在必得?不論是為自己,還是為那啥,都得……”妖寧寧瞪大眼睛。越發覺得不可思議了……

   “看樣子是如此了……”白衣美婦似笑非笑:“不過……我估計,不對,也不用估計,他肯定沒戲;連你都沒戲,更不要說是他了……”

   妖寧寧舒了口氣:“姑姑這話說的在理,如若是輸在這個傻鳥手中,那我乾脆一頭撞死得了……實在是太傷自尊了。”

   ……

   這位唐陽偉這會吟完了詩,見到裡面居然還是半點動靜都沒有,終於忍不住有些洩氣了,又等了半晌之後,說道:“紫姑娘,要不我再為你作一首詩?”

   還是半晌寂靜,紫邪情看來乃是打定了主意不開口了。

   唐陽偉此刻終於是感覺有些沒趣,再說,搜腸刮肚那麼久,這會兒根本也沒什麼‘詩意’,於是乎搖搖晃晃轉身,嘆了口氣,正要離開這裡,突然間看到了妖寧寧。

   此刻,妖寧寧正在目瞪口呆的望著他,顯然對這貨的傻逼行徑很非常的有些不理解。

   唐陽偉皺皺眉,竟然走了過來,呵斥妖寧寧道:“看什麼看?沒見過有錢人嗎?”

   妖寧寧被問得怔了怔,不由自主地伸了伸脖子。

   在妖皇天,膽敢跟妖族太子說這種話的,某太子殿下貌似今生今世還是第一次遭遇到。

   雖然眼前這位唐陽偉並不知道妖寧寧的真實身份,但能夠說出這句話來,其牛逼之處就可見一斑了。

   “有錢人倒是天天見,但這麼傻逼的有錢人我還真是第一次見。”妖寧寧突然想起來被人說自己的這句話,順口就說了出來。

   說出來之後,突然感覺:這句話真他麼爽!以後得找機會常說啊,就算沒機會,也得製造機會!!

    現在的時間是 周日 8月 20 2017, 23:26